引言

现代人喜爱纹身,有些是为了纪念,有些是为了潮流,而纹身并不是现代的产物,它作为一种遍布全世界的古老习俗,在古代非常普遍,尤其是没有文字记录的年代中,纹身本身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可以记录文化的交流与传播。

在日本,纹身很早就已经诞生,并且在日本列岛传播,日本刚开始是没有文字记录历史的,从绳纹时代到古坟时代,日本并没有文字来记录当时的历史,所以学者们为了还原当时的历史情况,必须得借助当时的文化现象,而当时日本所流行的,纹身便是极具研究价值的,对于当时日本列岛的历史变迁,有着重要的窥探作用。所以研究日本纹身对于中日学者们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纹身以厌水禽"—日本纹身文化在长久的历史发展中逐渐改变

日本的纹身有着长期的发展,从最早的关东地区,后来逐渐延伸到了日本全境,而主要的研究对象便是出土的土偶与土器。那些面部刻有细条的绳纹土偶,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当时的绳纹人有着纹面的习惯,这主要流行于绳纹晚期一直到弥生前期。

这一时期出土了,大量的绘有人像的土器与土偶容器,统称为黥面绘画,土偶们主要分布于关东及中部地区,而绘画的样式则集中于关东的太平洋沿岸地区,时间逐步推进,这些土偶的分布情况也发生了变化,而绘制于其上的纹身所包含的意义也屡次发生变化。

日本最早的关于纹身的记载出自于古事记和日本书记中,从这两本书中,我们可以得知日本纹身的意义,发生了两次改变,刚开始的日本纹身,主要的作用是为了防止水害,日本渔民较多,捕鱼时常常需要潜入水下,而水下情况莫测,所以为了趋吉避凶,日本渔民们往往会在面部纹上图案花纹,防止水害,渐渐地,这种纹身习俗,扩散开来,到了弥生时期就开始遍布列岛。其所表达的意义也发生了改变,演变成了身体的装饰,或者是高低尊卑的标志,而后纹身所表达的含义又发生了变化,他逐渐转化为了一些低等部民们的象征,作为刻在脸上的标志,日本人可以清晰地分辨出他们的身份地位,甚至他还是作为一种刑罚手段来惩罚犯错的人,到了这一时期,纹身的地位大不如前,由此,日本纹身也开始渐渐成为了身份地位的象征。

中国学者对于日本的研究早在汉代就已经开始。在《后汉书》中就有着这样的记载:

男子皆黥面纹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别尊卑之差。

这证明在汉代的中国,就已经对于日本纹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也有学者深入探究,而之后晋书三国志等等书籍中都有着对于日本纹身的记载,《梁书诸夷传》中就曾写道:

倭者,自云太伯之后,俗皆纹身。

从上述材料中都可以知道,自古以来,纹身变成为了日本列岛人民之间的普遍行为这也从土偶遍布日本列岛的现象中可以看出。

日本古代纹身文化改变主要因为生产力的进步,社会的发展

"纹身以厌水禽",纹身刚开始的作用与劳动生产分不开关系。那些日本早期的渔民们,在下水捕鱼的时候,常常会因为水中猛兽丧命,因此在身上或脸部纹上一些恐吓的图纹,这样可以在水下时赶跑,那些想要伤害自己的猛兽们。

从出土的文物中也可以看到这一点,在沿海地区的贝丘遗址中,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很多贝壳与鱼骨,还有着各式各样的渔具,这些都证明了渔猎是作为日本早期居民的主要生存手段。而在对弥生人头骨的医学分析之后,考古学家们发现很多弥生人都患有外耳道外生骨疣的疾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时的日本早期居民,他们所采取的渔猎方法是潜水,下水捕鱼。因此,纹身作为一种作业时的保护手段,和当时日本人口分布有着紧密的联系。

当时的日本人口主要集中于关东一带,这是由于地理上的条件决定,关东一带自古便是寒暖流交汇之处,而现如今的千叶县附近海域,是世界三大渔场之一这给当时的日本人提供了大量的渔业资源,所以鱼类一直是日本人稳定的食物来源之一。而日本人口迁移的原因也有气候变化有一定的关系,当时日本列岛的中北部,气候宜人,而南部地区则非常的寒冷,这也是为何出土的文物都集中于日本的关东地区。

从人口分布,到人口迁移,以及现今出土的文物都可以看出,日本早期以渔业为生,而从事渔业的渔夫们,正是以纹身来保证潜水鱼捞是的自身安全。纹身作为一种保护手段,因此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一点在我国的江南地区也可见一斑,吴樾先民们也有着同样的习俗。我国早期的吴越先民们也有着断发纹身,以避蛟龙之害的古语。

日本与中国之间的交流紧密,汉文化深刻影响了日本纹身文化的内涵

弥生末年的日本列岛,国家混乱,大大小小的诸侯国林立,各部落各居一隅,但是为了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下生存下来,不得不相互蚕食,而那些弱小的部落为了生存下来,纷纷积极的和更为强大的文明建立联系。而与日本一海峡之隔的中国,则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文明,因此,向中国学习先进的文化,变成了早期日本居民文化交流的主要模式,这种交流使得中国大陆的先进文化源源不断的流进日本。是吴越文化之后,秦汉文化对于日本的影响也非常的深远,吴越先民们的传播文化的方式是东渡日本。而秦汉谋划则是通过朝鲜半岛传入日本,到了汉代倭人就开始向中国出使进贡了。

这在史料考证中也有着相应的记载,在朝鲜平壤出土的秦戈,还有青铜器上的铭文,都证实了秦代的势力范围,曾经到达了朝鲜,秦与朝鲜之间是附属国关系。而秦王朝荒政无道,秦末战乱,又逼的秦代先民们不得不大规模移民,这其中原本属于韩国的秦朝人就迁入了朝鲜半岛,朝鲜半岛中的古老民族,三韩中的辰韩,就有很大一部分是早先规划与马晗的秦朝人,在秦代还有着徐福东渡日本的传说,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秦代时候与日本之间已有了交流与联系。

而汉代以来日本与中国的交流就变得更为紧密,汉代时朝鲜半岛也与中国是附属国关系,因此,日本与中国的联系主要集中于朝鲜半岛,同时,中日两国之间在朝鲜半岛不仅仅有着交往,还有资源上的争夺。这种交流都是这种密切的交流,使得日本社会高速发展。这也导致了日本列岛纹身的内涵再度发生改变。从这里开始,纹身就具有了刑法的作用。

在犯人面上刻字,这种刑罚方式在我国最早可以追溯到夏朝。到了秦代以后,秦王朝统治者以法治国,刑罚慎重,在犯人面部刻字施以惩罚,也予以标记,这样平常人在看见犯人时可以避而远之。这种做法不仅仅在精神上长期折磨犯人,起到了约束其行为的作用。而且,对于巩固自身统治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这种刑法很快便传入到了日本,日本本来就有着纹身的习俗,只是并没有以纹身作为刑罚的内涵,但是由于学习中国,再加上日本对于渔业的需求渐渐变小,开始往农业国家转化,所以纹身本身的内涵开始逐渐消退,而作为刑罚方式的存在,就成为了新的固有特征。

据历史学家考证,日本的纹身在奈良时期便彻底消失,这一时期正是中国的隋唐时期,而隋唐无墨刑,因此,学习中国的日本同样也没有纹身这一习俗的必要。

结语

纹身意义的转变,主要是因为日本社会的发展。刚开始的纹身文化,大多从功能性转向功利性,而转化为功利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阶级制度所带来的等级划分。日本的纹身文化从一开始仅仅是作为在渔业作业时所表达象征性保护作用的工具,之后日本社会逐渐进入阶级化,纹身就变成了一种刑罚手段。这其中也有着外来文化对于日本列岛纹身习俗的转变,最重要的就是与日本联系,最为紧密的中国古代社会,居住于沿海地区的中国吴越先民们。

为何说吴越先民们对于日本纹身文化的影响巨大呢?这从后来的考古研究中可以发现,首先是居住于日本沿海地区的日本朝先渔民们有着自身的纹身文化特点,但是居住于九州地区的内陆人民也有着纹身的习俗,并且有着关键的变形,这就与当时登录于日本北海岸的吴樾先民们所带去的文化有关,正是由于吴越文化对于日本内陆地区的影响,所以才会导致日本纹身中带有浓厚的中国色彩。

参考文献:

《日本起源考》

《汉文化论—兼述中朝中日中越文化交流》

《日本古代史》